bet9娱乐日本巨债削弱投资者信心大量资金从债市逃离

Enjoy the best vacation, Enjoy your life.

  新华社东京5月27日电财经观察:日本巨债——全球经济的风险暗流

  新华社记者许缘

  七国集团(G7)峰会在日本三重县伊势志摩举行,作为东道主的日本在峰会开始前便各方斡旋,试图让每个成员国都接受其提出的协调政策议题。

  何为协调政策?就是七国统一起来,以扩大财政公共支出为途径,刺激全球经济增长与复苏。对此,财政空间尚有余地的德国不以为然,欧洲其他成员国也表示不赞同,就连被日本视为“好伙伴”的美国也有官员明确回应说,各国经济实际情况不同,没有“一刀切”的解决方案,使得G7峰会取得最终协商一致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但作为一个债务问题频亮红灯、财政赤字屡创新高的国家,日本真有立场、有资格、以“模范先锋”的身份劝说别国增加财政支出吗?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日本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证券在内的债务余额比三个月前再度增加4.78万亿日元,达到1049.37万亿日元。这是什么概念?以日本目前约1.27亿人口分摊下来计算,平均每个日本人将负担约826万日元,而日本人均月收入也才40万日元上下。财政负担如此沉重,难怪G7其他成员国会对日本有关协调政策的提议不屑一顾。

  关于日本政府财政压力的话题多年来持续升温。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政府一再加大财政支持力度,通过减少税收和增加政府支出刺激消费和投资。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上台以来推行的“安倍经济学”也不遗余力地贯彻了这一经济刺激手段,使得政府债务率即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大幅上升。

  日本政府债务率在1991年时仅为不到90%,安倍上任时已攀升至23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测算,日本政府债务率目前或已升至250%,而且还有不断攀升的趋势。

  日本政府敲定的2016财年(始于同年4月1日)预算总额高达96.72万亿日元,较2015财年增加3799亿日元,再创历史新高。其中,政府收入中有三分之一依靠发行国债,凸显财政状况的严峻程度。由于国债收益率下滑和投资者需求持续减少,日本央行已成为日本国债的最大买家,被一些文章打趣为“孤独大买家”。这种“自产自销”的怪圈也让日本政府在财政泥潭中越陷越深。

  政府困境已如此窘迫,自然灾害又加重了财政负担。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发生罕见大地震,今年4月九州地区也遭受强震,九州ju111net,日本国会近日不得不追加一笔总额达7780亿日元的补充预算以支持灾区重建。

  追根溯源,日本政府财政压力大,主要在于社会经济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其中老龄化问题最为关键。在2016财年预算中,由于老龄化等原因导致的社会保障费用增至31,外围体育投注app.97万亿日元,较2015财年增加4412亿日元。

  日本人口下降是长期存在于日本社会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而这一难题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加大日本财政压力,而且还包括了劳动人口减少、社会活力减退等一系列阻碍日本经济健康、持续和长期发展的关键性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安倍政府将希望寄托于提高消费税,试图以“开源”的方式增加财政收入。但2014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后,不仅财政状况未能改善,日本经济还多次陷入技术性衰退或濒临经济萎缩。目前,安倍政府面临是否要在明年4月将消费税率上调至10%,但再增税无疑将再次重击日本经济增长势头。

  无论是与自身纵向比较,还是与其他发达国家横向比较,目前的日本政府财政无疑都处在最糟糕的境地。而负债累累、寅吃卯粮的日本政府只想“开源”,不思“节流”,不仅加快了自身濒临财政悬崖的步伐,必威体育首页,而且对全球金融市场稳定性和全球经济复苏构成了威胁。就目前来看,日本政府债务滚雪球般大幅增长已大大削弱了投资者信心,大量资金不断从日本国债市场逃离,这也进一步加剧了全球资本市场动荡。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张淑英认为,日本政府债务早在多年前便已处在危险境地,之所以没有爆发危机,主要是受到日本国内居民储蓄率高、日本国内经济持续通货紧缩和超低利率格局、国际金融市场危机频发令日元成为投资者热捧避险工具以及日本政府多方承诺将改善财政状况等多重因素的“保驾护航”。然而,随着这四个保护因素逐渐发生转变,特别是日本政府所谓的将在2020财年实现财政盈余实为空头承诺,日本政府发生债务危机的概率“将远高于福岛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对亚洲乃至世界经济都将是一大风险因素”。

  安倍政府以“安倍经济学”为向导,在超发货币的同时大量发行国债,不仅动摇了国际投资者对日元资产的信心,就连日本国内投资者也减持日本国债、增持美元资产。庞大的日本政府债务犹如一股能量巨大的暗流,可能随时搅动全球经济格局。(完)

进入【财经股吧】讨论

相关的主题文章: